產品展示
聯系我們
地址:上虞區梁湖工業區玉水河路
電話一:0575-82436111
電話二:0575-82436444
電話三:0575-82505157
電話四:0575-82505152
手機1:13989585008
手機2:13486523498
QQ1:913585370
QQ2:449109201
QQ3:363713628
QQ4:727623939
Email1:[email protected]
Email2:[email protected]
Email3:[email protected]
傳真:0575-82505152
郵編:312351
網址:www.sxizfq.live
最新新聞

毒豆芽究竟有多毒


2015-11-16 15:40:31

“毒豆芽”,冤不冤?

    近千芽農為之獲刑,是否有毒違法依舊存疑

    近一年以來,全國審理的豆芽案件數量超過700個,被判刑人數近千人,且有擴大化趨勢,針對業界的平反呼聲,最高法回應“非常重視,正在研究”。

    豆芽問題與其說是食品安全問題,倒不如說是監管部門之間推諉扯皮的老大難問題。過去十年,豆芽由誰監管都是地方政府協調解決。近日,業內人士給國務院領導和最高法院分別寫信,困擾中國多年的豆芽問題寄望于高層協調破解。

    豆芽算蔬菜嗎?豆芽是農產品還是加工食品?想明白這些問題,對判斷下文中的是非曲直至關重要。

    “8503”無根豆芽生長調節劑——73歲的高級農藝師高國新的這項發明,30年前讓他獲得貴州省星火科技二等獎,改變了中國豆芽幾千年的生產傳統,在全國范圍內大規模應用。

    如今,“8503”卻成了高國新唯一的兒子高家寧涉嫌犯罪的罪證,成了各地司法機關圍剿的對象。據不完全統計,僅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8月,全國審理的豆芽案件數量就超過700個,被判刑人數近千人。比如高家寧就因為其公司生產的“8503”在山東銷售時被捕,當地警方認為這是“毒豆芽”的源頭。

    “8503”成為過街老鼠,因其主要成分6-芐基腺嘌呤和赤霉酸這兩種促生長的物質而來。自2011年這兩種物質被衛生部和國家質檢總局雙雙排除出食品添加劑目錄后,“8503”就開始遭到各地清查,舉凡檢測出上述兩種物質,就會被歸為“毒豆芽”。

    豆芽風波,不僅涉及諸多芽農,還牽連到最先查辦豆芽問題的質監部門。

    2014年3月,陜西省人民檢察院反瀆職侵權局下發《關于全省檢察機關反瀆部門開展查辦“毒豆芽”案件背后瀆職犯罪專項活動的通知》,自此該省質監等部門的工作人員便陷入恐慌。

    陜西省人民檢察院公布的信息顯示,截至今年8月,陜西漢中、榆林、西安、寶雞、延安等市已立案查辦“毒豆芽”生產、銷售監管人員瀆職犯罪11件總計23人。

    最新的一例是陜西省某縣質量技術監督局食品科科長劉某。一位要求匿名的同事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劉被控涉嫌瀆職犯罪,正是因為同樣原因,“沒有認真履行工作職責規定的執法檢查、專項檢查、抽樣檢驗等職責”。

    然而,隨著豆芽問題在全國范圍內打擊的擴大化,越來越多的行業協會、科學界人士對此表達了截然不同的觀點。他們把這一切歸因于監管真空和部門間推諉扯皮造成的誤解。

    “6-芐基腺嘌呤不是有毒有害物質,使用6-芐基腺嘌呤的豆芽也不是毒豆芽。”中國食品工業協會豆制品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吳月芳質疑說。

    2014年9月9日,吳月芳給分管食品安全的國務院副總理和最高人民法院分別寫信,試圖為豆芽制發培育過程中使用6-芐基腺嘌呤等植物生長調節劑“正名”。

    “我們希望得到依法、依規的公正處理。”吳月芳說。

    目錄調整無涉安全

    爭議始于2011年原衛生部對食品添加劑標準修訂。

    在此前的《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GB2760-2007)中,6-芐基腺膘呤和4氯苯氧乙酸鈉等植物促生長制劑一直被作為食品加工助劑使用。

    “在2011年前,使用6-芐基腺膘呤生產豆芽,已占絕大多數。”吳月芳向南方周末記者證實,作為新興的工藝,這樣的生產方式已存在近30年,不僅能讓豆芽無根、增產、提高賣相,更重要的是還能起到防止壞菜的作用,因此受到豆芽從業者的青睞。

    但2011年新版的《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將其刪除,刪除理由是“缺乏食品添加劑工藝必要性……”

    同一年,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發布《關于食品添加劑對羥基苯甲酸丙酯等33種產品監管工作的公告》規定,食品添加劑生產企業禁止生產包括6-芐基腺膘呤和4氯苯氧乙酸鈉在內的33種產品,食品生產企業也禁止使用。

    這兩份文件正是目前司法部門查處相關案件的主要依據,也是各地定性“毒豆芽”的由來。

    “這是個誤解。”吳月芳認為,相關調整并非因發現新的毒理學證據,并非因其存在食品安全風險。

    2014年1月10日,國家衛計委的一份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證實了吳的解讀。該公告稱,將6-芐基腺嘌呤刪除,是“因該物質納入農業投入品管理,不再具有食品添加劑工藝必要性”。

    這樣的回復并非一份,芽農們提供給南方周末記者的多項信息公開申請顯示,國家衛計委曾多次重復同樣的觀點。

    “這說明6-芐基腺嘌呤從食品添加劑中刪除,是發現其屬性不符合食品添加劑,不是禁用物質,更不是因其有毒有害。”高家寧的辯護人、山東律師袁文虎在其辯護詞說。

    原衛生部曾先后公布了六批并補充了兩次“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赤霉酸和6-芐基腺嘌呤始終未被列入。“這說明負責風險評估的部門認為:它一不違法;二無毒無害。”袁文虎如是解讀。

    毒豆芽毒不毒?

    “6-芐基腺嘌呤性質是農藥,適量使用沒有危害性,不屬于有毒有害物質。它不屬于國家、行業標準有毒有害禁止范疇。”高國新創辦的貴陽市烏當區貴高生物制品有限公司遞交給山東省公安廳的法律意見書稱。

    一些專家學者的研究和觀點證實了這一點。

    “赤霉酸對人、畜無害,對皮膚與眼睛沒有刺激性”“6-芐基腺嘌呤無毒”——在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邵莉楣研究員所著的《植物生長調節劑應用手冊》中這樣定性。

    在農業部2011年7月5日舉行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農業部農藥檢定所顧寶根副所長曾專門解釋:“植物生長調節劑毒性很低,以赤霉素為例,其毒性比鹽還低,且用量非常小。”

    GB22556-2008《豆芽生產衛生標準》起草人之一、中國農業大學農學與生物技術學院教授康玉凡曾舉例說,中國農業大學課題組曾對6-芐基腺嘌呤和赤霉酸做過風險評估,研究結果顯示,6-芐基腺嘌呤和赤霉酸在黃豆芽上按照低濃度施用2次,3天后其殘留最高值分別為0.14mg/kg和0.18mg/kg;在綠豆芽上的殘留試驗最高值分別為0.13mg/kg和0.046mg/kg。“表明膳食攝入風險是很低的。”

    吳月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業內公認最嚴格的日本《肯定列表制度》針對包括豆芽的“其它蔬菜”制定標準,6-芐基腺嘌呤最大殘留限量≤0.5mg/kg,赤霉素殘留量≤0.2mg/kg。

    事實上,根據《境外豁免農藥名單》和《美國食品中農藥殘留限量標準》,無論是赤霉酸還是6-芐基腺嘌呤,在大多數國家都屬于“免訂殘留限量”。前者在歐盟、美國、新西蘭等世界上食品最嚴標準的國家獲得豁免,而后者被美國、香港、臺灣等國家或地區應用。

    “赤霉酸廣泛應用于提高麥芽發芽率上,而6-芐基腺嘌呤在許多蔬菜生產中都使用。”吳月芳說。

    更重要的是,植物生長調節劑并不像人們想象中那樣濫用。“過量地使用,會抑制植物生產,有可能變成除草劑,殺死植物。”中國科學院植保所一位要求不具名的該領域知名研究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用多了以后,豆芽會出現畸形,賣相差很多。

    從經濟效益考慮,植物生長調節劑被過量使用的可能性也不大。由于植物生長調節劑單位用量非常低,因此價位居高不下。

    “過量使用的可能性不能說沒有,但更多是誤用、擴大范圍使用造成,而非其它原因。”這位研究員說。

    袁文虎提供的事實或許能部分證實安全性和合理性的說法,“截至2013年7月,無論是現行的、廢止的,還是胎死腹中的,所有與豆芽有關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部(局)公告,甚至縣(區)管理規范,都允許(或未禁止)赤霉酸和6-芐基腺嘌呤在豆芽生產上的使用。”

    南方周末記者聯系了中科院植保所、農科院植保所、農業部農藥檢定所、中國農業大學等權威機構的9位相關專家試圖核實相關問題,均被拒絕。

    “比較敏感。”一位專家在婉拒短信里稱。

    扯皮十多年的監管難題

    細溯起來,豆芽問題與其說是食品安全問題,倒不如說是監管部門之間推諉扯皮的老大難問題。

    “衛生部門一直主張調整豆芽生產的主管單位,想劃歸給農業部。”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2004年,原衛生部給北京市衛生局的復函(衛監督發[2004]212號)就明確,“豆芽的制發屬于種植生產過程,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衛生法》調整的食品生產經營活動。”

    在此后的多個場合,后來的衛計委也明確將其定為“農產品”管理。而對于6-芐基腺嘌呤等植物生長調節劑,則作為農藥由農業部重新登記。

    但“按農業投入品管理”后,6-芐基腺嘌呤和4-氯苯氧乙酸鈉均未能順利被農業部門“接收”。

    吳月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此前中國食品工業協會豆制品專業委員會為此向農業部致函,請示明確豆芽制發“是否屬于種植活動”,卻得到回復稱,“豆芽屬于豆制品,其制發過程不同于一般農作物的種植活動,生產經營應符合食品安全法的相關規定。”而關于豆芽制發中的農藥登記,該回函表示“目前尚無農藥產品在豆芽上登記使用,我部不受理植物生長調節劑在豆芽制發中登記”。

    “我們希望有正規的管理,但哪個部門都不管我們。”高國新的女婿孫春翔稱,從2010年至今,他們反復在各個部門間周旋,卻始終未能得到回應。

    此前,作為一家生產無根素的公司,高所在的公司一直按食品添加劑企業管理,持有的也是衛生部門頒發的“食品衛生許可證”。但2010年12月26日到期需要換證時,經辦人員才說公司產品應歸質量技術監督局管理,應辦理生產許可證,原衛生許可證不再辦理。

    公司向貴州省質量技術監督局申請辦理相關手續時,得到答復是:植物生長調節劑歸農業部門管理;種子(豆子)長成芽菜(豆芽)這一過程是植物生理生長的過程,不屬質監部門管理,應歸農業部門管理。隨后,他們向農業部門進行了申報,但依然未能成功。“沒有哪個部門站出來,不允許使用植物生產調節劑,也沒有哪個部門出來說,能夠使用。”孫春翔說。

    吳月芳擔心,在目前這種狀況下,整個行業處于一種“三不管”的地帶。各種利益相互膠著,市場更加混亂。

    “過去有真正的毒豆芽,就是添加了尿素、恩諾沙星、亞硝酸鹽及防腐劑等違禁物,同時因為大腸桿菌等病菌超標,造成危害人體健康。”一位業內人士介紹。這才是真正應該引起警惕的問題。

    “只有界定了豆芽制發的屬性,才能歸口其監管部門,進而確定其該遵從的標準和法律。”吳月芳認為,只有這樣才有利規范行業的健康發展。

    吳月芳介紹,為此,2011年起,中國食品工業協會豆制品專業委員會已先后向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中央編辦、原衛生部(現衛計委)、農業部、國家質檢總局(現相關職能并入食藥總局)、國家工商總局(現相關職能并入食藥總局)、公安部治安管理局等多部委去函,反映豆芽制發的安全監管問題,要求明確豆芽制發監管職責。

    但目前看來,唯一的回復來自國家衛計委。吳月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2014年5月,衛計委正式下達《食品安全國家標準豆芽》的標準修訂計劃,委托豆制品專業委員會起草。

    “我們希望盡快理順,給我們企業一條出路。”孫春翔說。

    還在等待中

    現實中,豆芽歸誰管,由地方政府協調解決。在陜西省,豆芽歸質監部門管,據稱是因為時任省領導的意見。在福建省,則以農業監管為主,質檢監管為輔。

    “10年前大家就開始為豆芽的監管爭論不休,到今天都沒有解決。”原福建省食安辦主任鐘安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他看來,涉及多個部門利益協調,最好由中編辦明確部門職責,或者由國務院法制辦明確法律職責來解決。

    樂觀的消息并非沒有。吳月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10月31日,協會再度聯系了最高人民法院,有幸得到了最高法院刑庭法官的口頭回應,“他們說非常重視,正在研究當中。”

    11月2日,衛計委專門召開了豆芽食品安全標準的討論協調會,一位與會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有官員口頭表示,有可能恢復相關物質“食物添加劑或助劑”的身份。南方周末記者聯系相關部門試圖采訪,但截至發稿時仍未得到回應。

    不過更多的人在等待中已變得家破人亡。

    在山東煙臺,21歲的大三學生趙凱,現在不得不休學在家。之前他的父母趙修月夫妻靠每天生產兩千多斤豆芽維持生計,自從2013年8月13日,因涉嫌有毒有害食品罪被捕后,而今已歇業,傾家蕩產。

    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而今他正全身心致力于法條和資料的搜集工作,為涉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父母洗冤盡力。

    在浙江杭州,2013年的一次聯合行動,就抓捕7家豆芽廠的相關責任人。而在江蘇南京,2014年的聯合行動抓捕到了25家豆芽廠的相關責任人,35人被羈押。

    “目前各地的處理情況都不一樣。”孫春翔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恐懼中的芽農已經通過QQ群形式,結成了聯盟,相互交流信息。在一些地方,比較一致的做法是,以緩刑或免予刑罰、免予起訴結案。

    杭州律師徐飛宙曾代理過多個類似的案件。“目前杭州基本有比較一致的處理。”她所代理的徐幫烽等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最終在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由檢察院商請公安撤銷案件處理。而杭州其他幾個區的同類案件,也最終都做撤案處理。

    不過,在山東、陜西、江蘇等地,罪與非罪的拉鋸戰依然在進行。在江蘇省太倉市沙溪鎮,綠鑫源蔬菜有限公司的負責人盧小兵,涉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后,因公安報檢察院批捕時檢察院不予批捕,現在取保候審中。但他得到的公安回復是:還會繼續走程序,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趙凱告訴南方周末記者,2014年10月31日,他的父母雙雙出庭受審。如今,這個家庭最后的命運,依然未卜。

    大家都在等,等待各方決策者對于豆芽的最終決定。

 


紹興上虞華豐食品機械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浙ICP備11021068號   浙公網安備 33060402000469號    技術支持:紹興網絡公司   后臺登錄
地 址:浙江省上虞區梁湖工業區玉水河路    電 話:0575-82436111    82436444    82505157    82505152    13989585008
Email:[email protected]    QQ1: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QQ2: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QQ3: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QQ4: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上海麻将